菜单 (4).png
logo2.png

THELAKE.CHAT | Rupert Newman  Let There Be Light

本期THELAKE.CHAT邀请到

来自英国的艺术家Rupert Newman,

我们对他进行了电话采访,

为你呈现他作品背后的技术及思考。

未标题-2.png

Rupert Newman

来自英国的Rupert Newman是投影领域的知名艺术家,他一直致力于将建筑与空间转化为视觉景观。早期纺织品设计领域的经历让他对图案有更加深刻的认识,他将自己的设计通过投影方式映射到不同表面之后,开启了现在的艺术生涯。

Rupert曾在全球多个地标建筑进行创作,被称为“投影之王”,用繁复的图案以及迷人的光影重新塑造建筑是他的专长。他的作品总是出现在节日与庆典中,在增加节日气氛的同时,也极大地振奋了观众的精神。他曾提到,在刚开始做投影时,大哭的婴儿看到他的投影作品而停止哭泣,这让他发现了艺术对观众心灵的价值

在一些人眼中,瞬时性可能是投影创作的缺点,但是这种瞬时性也要求人们参与进去,专注于眼前的一切。这种活在当下、积极参与的概念正是Rupert所认同的,所以他的作品也经常富有实时互动性。

Rupert在伦敦芬斯伯里大道广场制作了大型互动艺术装置Metamorphosis,这是一个由LED屏幕组成的立方体,在展示美丽的图案的同时也反射出广场的周围环境。如果路人停下来与其互动,将会听到音乐,屏幕表面也会产生波纹。Rupert希望以这种方式让人们慢下来,观察身边的事物

INTERVIEW

"从那时起,我开始闭上眼睛想象未来"

非常荣幸能与你交谈。

最近几个月过得怎么样?

疫情封锁是否影响了你的工作方式?

自去年3月以来,我的事业很难继续,真是很艰难的一段时期。去年夏天我被预约满了,但是由于疫情而被全部取消。每个人处境都相同,其他的艺术家们也在挣扎

 

我花了很多时间在绘画上。我所有的投影最开始都是我素描本上的一幅画,你可以看到笔刷痕迹,它使其更具三维感,而不仅仅是平面的。如果我直接在Photoshop上绘画,颜色将是一块一块的,并且很平面,但是使用画笔时,这些标记就有了许多富有设计感的特征。

 

我会将它们扫描到计算机中,然后在Photoshop上整理,去掉指纹之类的,接着增强颜色并将其导入到After Effects中。然后我开始制作动态,将它动画化,并通过我独特的方式让一个画面过渡到另一个画面。

 

通常在我的剪辑中,如果剪辑时长1分钟,其中可能就有30幅画。我想给我的观众带来刺激感。

这是一个项目进行的全过程吗?

是的。但是因为我已经做了10年了,所以我建立了一个庞大的视觉内容库,里面有这些年来我所有的设计,所以我可以省去一些步骤。于是有时就只剩下如何将动画拼贴在一起的问题。如果我有300个不同的视频剪辑,那么我就有非常多的拼贴选择。

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投影映射感兴趣的?

我曾在皇家艺术学院攻读纺织硕士学位,我当时在做丝网印刷和几何设计的数字印刷。我的老师说你应该来皇家学院,我们想看到一些新鲜的东西。从那时起,我开始闭上眼睛想象未来。

rupert2.jpg

Rupert的纺织品设计

我想象自己走进一家酒吧或旅馆,所有墙壁都栩栩如生,它们会对温度、触摸和声音做出反应。因此我买了一台承担得起的小型投影仪,然后开始把我的设计投影到它们自己身上。我打印了一张壁挂,给它拍了张照片,然后对照片进行动画处理,再进行投影。

 

从那以后,我发现我可以创造这种视觉效果,例如改变颜色,使它产生波纹,使纤维看起来像在移动。那非常成功。我的老师说这真的很好,你应该继续这项工作。然后我参与了一个展览,我设想了一个房间,它的墙上有动画图案,而且是可互动的。

rupert3.jpg
rupert5.jpg
rupert4.jpg

Rupert根据投影目标的不同形状与大小进行定制化

有人看到了这个作品,说“Rupert,我想开派对,你能在我家做这个吗?”我说我很乐意。我将投影在建筑物而不是纤维材料上。所以我参加了聚会,大受欢迎。我在Facebook上放了一张那个房屋投影的照片,然后其他人说他们想要,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找我做投影。然后我开始飞往世界各地,参加很棒的派对和婚礼。我从来没有回头。

太棒了。

你认为纺织课程对投影映射有什么帮助?

它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机会。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块空白的画布,鼓励学生去实验和创新。我们很多人毕业时都带着出色的作品集离开,许多人找到了很棒的工作,有些人则自己创业。皇家艺术学院的教学真的很棒,没有这段经历的话,我就不会成为现在的我。多亏了皇家艺术学院,我才开启了投影事业。

我认为重要的是先想象你要做什么,

然后再去创造

你Instagram的简介是“I take light seriously”。光是很轻的,但它也可以承载很深厚的东西。

你是否经常关注将要投影的建筑物的历史

是的,我工作中最好的事情之一就是可以有机会学习建筑的结构,以及可以近距离欣赏那些美丽的石雕。在开始设计灯光秀之前,我会观察建筑物约一个小时,环顾四周,想象我能做什么。我认为重要的是先想象你要做什么,然后再去创造,但是不能让想象力过于飘渺,因为你会受到技能的限制。

我制作的灯光秀通常是为婚礼或大型聚会而设计的,而那些聚会都有自己的主题。因此在我通常不把建筑本身的历史考虑进来。但同时我会利用建筑物的一些特征,并将其带入21世纪。

你通常从哪里得到灵感?

我爱20世纪的艺术家,尤其是艺术运动“辐射主义”。它源于俄罗斯,是由米哈伊尔·拉里奥诺夫(Mikhail Larionov)和他的妻子于1910年创立的。很多年前,当我在学校读书时,我就被它吸引了,因为艺术家画的是物体反射的光线,而不是物体本身,所以作品会看起来更加生动。我也受到法国艺术家罗伯特(Robert Delaney)和索尼亚(Sonia Delaney)的启发

rupert6.jpg

Mikhail Larionov Red Rayonism 1913

另一个灵感来源是一位叫Lyonel Feininger的艺术家。他通过帆划出一条线,线继续从帆(或从建筑物)延伸到天空,然后把天空碎片化了。这棒极了。我所做的工作也经常将颜色和形状碎片化,以创造一种平衡和构图,这样会让作品充满活力。

rupert7.jpg

Lyonel Feininger - Sailboats 1929

rupert8.jpg

Lyonel Feininger - Zottelstedt II (Town Hall II) 1927

据我们所知,你时常在演出进行时在电脑旁边做一些实时调整以及即兴创作。

请谈谈你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即兴创作

有时我被要求即兴创作,这涉及到传递视觉效果的一种大型方案(formula)。实际上,与DJ一起工作时,我们会一起即兴创作。我曾为容纳2000人的大型酒吧制作过视觉,你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,因为演出会连续进行10个小时。我使用一个由荷兰公司制作的程序,它使我能够导入我的所有剪辑,有大约500个。这些剪辑的长度从15秒到2分钟不等。你可以沿时间轴排列剪辑,能有三个不同的剪辑层。通过减少顶部剪辑的透明度,使得底部剪辑显示出来。当你开始一起播放两个或三个剪辑时,会非常令人兴奋,因为有许多不同的线条和标记以及不同的颜色变化出现。

 

因此,我可以很容易地组合每个剪辑,并真正享受它的乐趣。这不是提前做好的,是即兴创作。我有一个方案,其中顶部剪辑具有线性且微妙的效果,中间的剪辑有更多的颜色,底部的有更大的深度和动态。这些剪辑都在做不同的事情。

rupert9.jpg
rupert10.jpg

Rupert为酒吧制作的投影

请讲讲你是如何选用音乐,以配合自己的视觉效果。

有很强对比的音乐效果很好,但是客户通常会自己选择一首歌曲。实际上我真的很喜欢由他们来选择,因为这使我走出自己的舒适区。

 

在使用音乐之前,我必须研究它。我必须详细聆听每个声音,因为每种声音都是在音轨中产生的,我必须用视觉的方式把他们呈现出来。音乐具有不同的层次,比如鼓点、旋律和人声,我尝试用不同的视觉层次表现出每一层。

面对不同的客户,你如何在作品中制造属于他们的“独特性”?

有时,客户会在我的网站、Instagram或现实生活中看到我的作品,说我们喜欢你的作品,你随意做吧。这对我来说是可以任意发挥的一块空白画布。其他时候我会很具体询问他们想要什么。

 

我有一个客户,他希望投影秀与婚纱颜色相同,非常好玩。有的客户不想要颜色,因此一切都必须是黑白的,但是配上古典音乐实际上很棒。有时他们想要快节奏,所以我就用上世界上所有的颜色,并使其快速变化。有时他们会说我爱滑雪,我爱游泳,我爱自然,因此我会结合他们喜欢的事物的元素。还有一些客户希望将自己的照片放到投影中。

“你必须身处在那一刻,

充分参与正在发生的事情,

并非常专注以获得完整的体验

有人觉得你的作品是瞬时的艺术,他们没法以原样保存下来。

但是去认真地感受当下也许是最美丽的事。你怎么看?

我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很遗憾,因为它只存在于当时且之后也不能再体验了。但与此同时,这也是它的一种美丽和魔力。你必须身处在那一刻,充分参与正在发生的事情,并非常专注以获得完整的体验

 

有时在投影之前观众们都有些无聊,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,然后投影秀开始了。观看整场秀之后每个人都感到非常振奋,与旁边的人交谈和拥抱,然后聚会开始了。我认为这确实可以振奋人们的情绪状态,总之是一件好事,对吗

rupert12.png
rupert11.png

Rupert在新年夜为英国比弗布鲁克酒店投影

你在职业生涯中对光有新的经验或新的认识吗?

光总是给我带来越来越多的惊喜。例如阳光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陌生地方。那儿甚至没有阳光透进窗来,但它却从另一个房间的物体上反射而出,并以漂亮的几何形状将所有物体勾勒出来。

 

我知道往后退一步是一件好事情。去年夏天我很拼命工作,参加了大约40场演出,发现我们很难停下来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但是后来我开始重新回到绘画和版画制作领域,制作一个动物的系列。我还没有运行它们,它们是非常新的作品,我非常期待能够运行它们。我还重新设计和开发了大约50%的视觉库,并使它变得更加复杂。因此,当灯光秀可以正常举行时,我真的等不及要看新作品了。

你在职业生涯中对光有新的经验或新的认识吗?

过渡画面是我项目过程中的重要事情之一。在过渡中,我希望设计持续大约4到5秒的时间,然后必须以某种方式呈现下一个设计。这种过渡必须补充正在过渡的两种设计。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,需要大量的反复试验。

 

After Effects提供了许多不同的过渡,但是并不足够,我自己也创建了一些特殊的过渡。你也可以从其他艺术家那里在线购买过渡包,然后将其导入到Adobe软件中。有时过渡画面会以不同的颜色反转,这非常令人兴奋,但我认为最主要的还是过渡应以很好的方式对设计进行补充。

与你早期的作品相比,你的作品在近几年有哪些新的变化?

技术上没有改变,改变的是我的技术操作能力,这是反复试验和经验换来的。例如,十年前,我会拿到建筑物的图像,将其导入Photoshop,在不同层次给窗户投影出不同颜色,然后将其导入到After Effects中并旋转颜色,因此颜色会移动。将窗户渲染出来并将其投影回建筑物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技术,因为它只需投影在正确的位置即可。

 

我在过去两年中开发了一种不错的技术,其中的窗户可以播放视频,视频是我创建的动画内容。让窗户同步看起来不错,但当它们在做不同的事情时,会更加栩栩如生。所以最后的作品非常棒。它鼓励观众不断观察投影,也就是说观众正在发现投影中的事物。

rupert1.png
rupert12.JPG

Rupert为英国肯辛顿宫制作的投影,每扇窗户都有自己的动画效果

你重视作品给观众带来的心灵抚慰。

面临疫情的当下,在艺术对人心灵的影响方面,你是否有新的感悟?

疫情让很多人都受到重创。但总而言之,您不能失去希望。我认为艺术确实有助于使人们充满希望。对我来说这段时期很艰难,因为在疫情期间我无法投影任何作品,我甚至停止了发布Instagram,但是我已经有很多不同的视频以备上传。

 

我认为当下人类在精神上非常需要色彩和光线的鼓舞。我也认为当一切恢复正常时,人们的心态将比以前更加积极。

4 Seasons Florence.JPG

(作品视频及图片由Rupert Newman提供) 

撰文

Lucien

 

采访

大鱼